纸信箱

【约会组】正在通话中

*又名你们电话费不要钱的吗

* 我确实没有跑路啊您说是不是 @冗长的灯 


当这个星球上的某人因拨错一个数字而不小心把电话打到另一个不相干的人身上时,他当然不会知道对方五分钟前刚向一家家电售卖网站的客服进行咨询,得到一句“稍后会有专人跟您联系,请注意来电”的答复。


“所以,那是你第一次和他接触?因为一次误拨?”

“是的。”

“通常来说,不是说一句‘对不起打错了’就会挂掉电话吗?”

“我被一连串师傅师傅你好你好的打招呼方式给震慑住了。”

“哈。”

“因此丧失了主动权。”

“搞得好像按下挂机键是一件多艰难的事似的。”

“……总之、”

“哪来...

16 51

想用île flottante漂浮之岛 当一篇文名 应该会是一个又甜又可爱的故事 有一点点在夏天里缓慢融化 细腻而干净的味道

故事呢 故事还没有想

6 5

看见一个墙头说宜家很适合谈分手 被这种日常的平稳的残酷的趣味性迷住了 在各种摆设区域之间穿梭 也许上一句是“你看这个适不适合放在家里 它和我们墙纸的颜色很衬”下一句就是“不如考虑一下我们分开的事情”

突然就好想看一个在公共场合 通过平静对话的抛接不小心透露出来的告白了(逻辑呢

13 11

【约会组】休息日的夜晚黏在一起有什么不对吗

*超级腻歪不是开玩笑


他们各自占据沙发的两端。

这么形容起来似乎物理距离甚远,实则不然,因为那是一张对于容纳两位成年男性而言尺寸稍显迷你的沙发。起初丸山不赞成买下它这个主意,不太实用,他评论道,无论是否以在上面完成一些不适合在人来人往的家居卖场讨论的动作和姿势作为衡量标准。

“那样我们一起坐着时,可以离得更近。”锦户小声地解释,说到后来可能觉得不好意思,音量越降越低,几乎融进周围的环境里。

这手段比起大声吼人还要过分,丸山认栽,顺便给自己开脱,所以说我对他没辙,实在不是我怂他凶的缘故,我就是愿意让着他点,想看他高高兴兴的,最好还要挂着些得意的神气。

现在他以正常坐姿放松地将自己摊...

【约会组】好情人和他的坏习惯

*试问丧丧的我要怎么写小甜饼


锦户瞪着丸山发来的新消息,怀疑自己看错或者对方发错。

但是没有,显然没有,可惜没有,竟然没有。他看着看着笑了,被气的。

认真说出自己的烦恼和疑惑之后只收到一张意味不明的鬼脸自拍,任谁都会觉得火大吧,何况这位不是随便的哪个人,而是他的交往对象,大家眼里的优质情人。

丸山平时看着温和得像是可以随意揉搓,强硬起来却又非常可靠,除去不合时宜的挤眉弄眼,外表称得上相当不错,吵架是小概率事件,而一旦吵起来,原因多数出在自己身上。


脾气超好的,包容你啊。

很体贴,男友力max。

而且有趣,讨人欢心。

他们这么说。


真该让他们看看,这好那好什么都好的...

【约会组】Kiss Me Now (下)

*竟然更这篇了hhh背景还是冬天但我快热晕了天啊

*前文→【戳这里】


锦户没有睡着,睁开双眼,目光灼灼如同X光可穿墙破壁,证据是隔壁房间的舍友在他持续的无声扫射下突然翻身,震天响的鼾声终于停了下来,谢天谢地。

但舍友不是他无法入睡的主因。

无论他换掉多少个睡姿,使用或不使用枕头,盖上或不盖上被子,他都无法否认掉这一点。

把手机从身旁提起来,适应了一会儿刺眼的屏幕,锦户想起分别前丸山的恶意要求,以及眼里的促狭笑意,点开通讯录把他的名字找出来,改成……达令。

说实话,这真糟心。

换成宝贝?

好像没多大区别。

那,亲爱的……?

鸡皮疙瘩蔓延全身,身体反应强烈表示拒绝。

算了...

20 99

不知不觉一年了 即将进入退休状态——

72

【约会组】我是如何解决我的酗酒问题

*又名《约炮之后屁股痛不一定是你们想的那样》

*和灯老师 @冗长的灯 开脑洞 一个老梗小段子应运而生


一朝醉酒,醒来经历我是谁你是谁我在哪里这三个经典哲学难题之后,锦户按着他痛得惊人的脑袋从床上坐起来,惊恐发现另外一个地方痛得更让人怀疑人生。

他捂着屁股爬下床,抬头正好对上昨晚共度春宵对象的目光。

“早。”

他有点尴尬,因为喝得太醉,他根本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但说真的,他以为就算醉了他也应该是上面那个才对。

“早。”

对方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也有点尴尬的样子——希望不是他做到一半就昏睡过去的原因(他对此真的全无印象),行动迟缓地挪掉被子下床。...

【约会组】理智与情感 05 (完)

*注意:是你们都知道并不辣的R18

*某不愿意透露姓名老师的灯老师 要我艾特她并表白 我决定完成前半句


evernote戳这

图链戳这



【约会组】理智与情感 04

丸山的语气谈不上严肃,神态轻松,仿佛内容是他即将要去一趟温泉旅游,还订好了旅馆一样。


“这也……太突然了吧。”轮到锦户说出这样的台词。


丸山打了个喷嚏,他把空调度数调高,“名义上是平调,不过业务上会给我更多的自由的样子,还有……”他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鼻子,“更好的薪酬待遇。”


锦户觉得可能自己下午吃得太少了,才觉得胃部空荡荡,又或者吃太多了,才觉得有什么堵上了胸口。


“哦……”他干巴巴地问:“什么时候?”


“没那么快,”丸山说,“还有几个月才能最终确定下来,上级和我很要好才提前透露给我,他似乎很看好我历练几年再回总部。”


“那……那很好啊,”锦户努力让自己说...

28 82
 
1 / 4

© 纸信箱 | Powered by LOFTER